本報記者 王麗
  看病難、看病貴、醫患矛盾、村醫待遇……這些醫葯衛生領域備受關註的“老問題”,該如何破解?9日上午,省政協副主席、黨組副書記劉永瑞參加醫葯衛生、社會福利和社會保障組分組討論時指出,“要從改革上找出路”。他還當場給醫衛界的政協委員提出問題,在座的都是醫葯衛生領域的精英,不妨思考一下如何創新醫葯衛生事業,如何動員社會力量來關心支持醫葯衛生事業的改革和發展?
  楊新建:醫改要以“問題”為導向
  “醫改進行到今天,百姓得到了很多實惠,今年新農合補助標準還將大幅提高。可也要看到,當前醫療衛生事業還面臨著看病貴、看病難等六大問題”,省政協常委、省衛計委主任楊新建是小組召集人,他在發言中建議,要以這些問題為導向繼續深化改革,對症下藥,集中力量解決突出的問題。
  把問題作為醫改的路徑導向,楊新建委員提出了當前我省醫葯衛生髮展面臨的六大問題。
  一是,村醫的保障問題,必須解決。
  二是鄉鎮衛生院的機制問題。“強基層 保基本”是醫改的基本思路,如何讓鄉鎮衛生院強起來,關鍵是建立新的運轉機制。比如,目前七三分的績效工資分配製度(基本工資占七成、績效工資占三成),不可避免造成“養懶人”現象;而實行倒三七或倒四六績效工資分配改革的鄉鎮衛生院,風氣迥異,住院部有時達到了滿員。
  三是看病貴的問題。“我認為目前看病貴主要是藥的價格偏高”,雖然我省已實施了基本藥物制度,在縣級醫院改革時取消了藥品加成,但藥費依然是百姓就醫的主要花費,藥價還應該再降下來。
  四是看病難的問題。“這主要因為我省基層服務能力不強,大專家太少”,楊新建說,我曾在專家坐診現場看到,整整一上午就醫的患者一直排著隊,醫生連上廁所的時間都沒有。
  五是醫院管理的問題。醫院一定要按照“標準”進行管理,不能應付。
  六是醫改的責任問題。醫葯衛生是重要的民生大事,醫改不單是衛生計生部門的事情,而是政府的責任。用中國式的辦法解決好世界性難題,我們的政府一定要把醫改這件民生大事做好。
  王娟:要讓醫生真正成為自由職業者
  省政協委員、河北省人民醫院腫瘤一科主任王娟提出,加快醫改步伐,要讓醫生真正成為自由執業者。
  她說,目前大醫院越建越大、床位越來越多,醫生卻嚴重不足,不得不超負荷運轉。據《2014中國醫生職業狀況調查》提示,在7000名被調查者中,九成醫生表示每天工作時間8-12小時,八成醫生沒有雙休日。
  同時,基層醫院硬件設施與人力資源普遍失衡。國家對基層醫院進行了大量的投入,新的設備、新的藥品都進入了基層,但基層醫院仍然沒有病源。這是因為,基層缺少優秀的醫生,百姓對基層醫療機構不信任,還是要擁擠到大醫院就診。
  因此,建議讓醫生變成自由執業者,讓醫生從大醫院走出去,給醫生一個創業的空間和平臺。把大醫院醫生一部分時間和精力分配到基層醫院和診所里,創建其品牌,政府、社會給予一定的鼓勵和支持,這些優秀的醫生就能為基層醫院、社區提供了更好的品牌和服務,不僅提高了基層醫院的水平,把病人留在了基層,有了自己的收入,又帶活了這一地區,提高了業務服務水平。“優秀醫療專家資源下移,創立各級醫院自己的品牌,使醫療機構之間形成良性競爭,老百姓自然也能得到實惠”,王娟說。
  王娟還認為,公立醫院改革重要的是要調動醫護人員積極主動性,不然醫改必定受阻。醫生不一定完全靠國家來養,醫護人員可以靠自己的勞動創造價值。給醫生鬆綁,提高他們的經濟收入,政府也減輕負擔,老百姓就醫有了更多選擇,也會滿意。
  王娟說,醫改最終是希望國家、病人、醫生三方都能得到各自滿意的平衡,我認為合理支付醫生勞動報酬已成為整個醫改中最核心的問題。世界任何地方的醫生都是以技術服務掙取自己的收入,中國要做的就是讓中國醫生通過為病人服務來掙錢,而不是靠賣藥和賣器械賺錢。醫生待遇的提高,將能激勵中國數百萬醫生參與醫改的巨大熱情,最終提高醫改的整體效率。
  (原標題:醫改怎麼改?以“問題”為導向!)
創作者介紹

Triple

pp66pphmu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